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落霙虹影

日月星辰,只是陪衬,有你的地方,温暖如春

 
 
 

日志

 
 
关于我

如果雨之后还是雨,如果忧伤之后仍是忧伤,请让我从容面对这别离之后的孤寂,微笑地继续去寻找……

网易考拉推荐

霍爾金娜:她超越了體操  

2008-09-07 13:19:24|  分类: 历史印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書寫者:賈冬婷

          “我环顾四周,现在却不能发现任何一个闪露光芒的体操选手。这些小女孩没有我的阅历、我的成熟以及我奉献给观众的愉悦。”这是霍尔金娜的自我宣言。
         的确,霍尔金娜让体操超越了胜负,超越了技术,而变为一门艺术。人们说:“霍尔金娜不是运动员,她是名出色的演员。”

                                                                        成为斯维特兰娜

         29年前,这个出生于别尔哥罗德的瘦弱女孩被取名为“斯维特兰娜”,俄文意思是“光”。

         按中国属相,她属羊,星座又在摩羯座,而“羊”在俄罗斯有倔强之意。霍尔金娜笑着对我说,或许是因为“双羊”的原因,她从小就特别倔强,像男孩子一样淘气,从来不肯安静地坐着。而最让妈妈头疼的事就是挑食。也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她4岁就被妈妈送进了体操房,希望她学习体操后能大量消耗能量,吃早餐不再皱眉。但母亲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在这些造型简单的体操器械间,女儿找到了自己的挚爱。

         当启蒙教练第一眼看到4岁的霍尔金娜时,不由得摇了摇头。这个小姑娘比同龄人高出一头,在体操界这绝不是什么优势。自从1984年洛杉矶奥运会上,身材不高、爆发力超常、有“小钢炮”之称的美国体操运动员雷顿,一鸣惊人地夺得女子体操全能冠军后,女子体操开始向高难度、男子化方向发展。之后,世界各国在选材方面转而寻找身材短小、爆发力好的苗子,提高动作难度,以期比赛获得高分。而身高腿长就意味着腰腹力量不足,腾空旋转速度慢,稳定性差,动作难度难以提高。

         别尔哥罗德并非体操重点发展地区,训练条件很差,连高低杠都是木制的。由于经费紧张,器械年久失修,霍尔金娜说,有一次她刚攀上高低杠,一根杠子就掉了下来。到了冬天,条件更为艰苦,体操馆里寒气逼人,运动员训练前只好拼命地搓手。

         直到7岁,在家乡的一次选拔赛上,霍尔金娜遇到了来挑选人才的著名教练鲍里斯?皮尔金。霍尔金娜还记得那天的情形:“他问我是否怕他,我说是的。他问为什么,我说因为你的眉毛与猫头鹰的一样。他大笑。”那以后,这对师徒就没有分开过。皮尔金发现了霍尔金娜与众不同之处:一个动作只要示范一遍,她就能在几小时内学会,而且她漂亮、优雅。他开始把精力花在塑造这个骨瘦如柴、脾气倔强的小女孩上,他在期待某种奇迹的发生。

         即使在当时身材短小的运动员占多数的女子体操界,也有另一种成功范本。这个范本是博金斯卡娅。在霍尔金娜体操生涯的初期,这个名字在她心目中占据着独一无二的地位。在20世纪80年代末到90年代初,这个来自白俄罗斯的体操女王共夺得3块奥运会金牌、5块世锦赛金牌、1块世界杯金牌和9块欧锦赛金牌,人称“不可战胜的博金斯卡娅”。巧合的是,她和霍尔金娜有相同的名字:斯维特兰娜;相同的身高:1.64米,在众多矮小的女子体操选手中鹤立鸡群;她们美与霸气兼具,被人们誉为“体操场上的芭蕾明星”。

         “我们都很高,很有女人味,很漂亮,而且我们都有一种对权力的追求。”霍尔金娜说。霍尔金娜体操生涯的起步阶段,也正是博金斯卡娅最辉煌的时期。

         国家队终于向霍尔金娜敞开了大门。皮尔金教练一直让她相信身高是她的优势。“在开始的时候,我只是一个平衡感不好的电线杆,但我有一个神奇的教练,他懂得创造另一种形式的体操。”霍尔金娜用尊敬的口吻向我描述她的教练皮尔金:“他不是用话语而是用行动让我变得自信,让我觉得很有意思,让我觉得我是最美的。他给我设计的动作也是最复杂的。没人像我们这么有创造性,我们在一起装点体操服,比如在胸部和腰部,这让我看上去更加光彩照人。”

         1994年,霍尔金娜第一次参加国际大赛,只有15岁的她用一块欧洲锦标赛的银牌,粉碎了人们对她身高的质疑。随后在第二年于日本举行的第31届世界体操锦标赛上,她完成了“马尔凯洛夫”腾越。此前,没有人相信女运动员也能做出这个动作。回忆起第一次品尝胜利喜悦的时刻,霍尔金娜说:“我觉得世界就在我脚下。我想赢下去,无论何时,无论何地。”她开始不断为赢得胜利而努力,并享受这种胜利。而比胜利更重要的是,霍尔金娜超越了体操的传统观念:她证明了体操是能长期保持状态的一项运动,完全用不着在17岁就退役。她还改变了人们对女体操选手身材的看法,高大的选手照样可以完成复杂的空中旋转动作。

                                                                     “高跟鞋体操”的辉煌

         《高跟鞋体操》,霍尔金娜如此命名她刚刚出版的俄文自传。她对我解释说,这是形容她体操的高难度,除了她无人能够完成,“就像高跟鞋上的体操动作——美丽与危险兼具”。

         霍尔金娜很早就意识到了自己的美丽:“小时候,我就是我们那个院子里的皇后,那些小男孩认为我最好看,谁也不敢惹我。”她最愉悦的回忆是:“在别尔哥罗德时,体校有时候训练到很晚,要坐无轨电车回家。冬天的晚上很黑很可怕,那些男孩子就经常去那个站接我,有时候等我几个小时,陪我回家。”

         她懂得在比赛中适时地运用这种美丽。观众与其说是在看她比赛,不如说是在看她表演。不管是自由体操、平衡木,还是跳马、高低杠,她那轻盈的腾跃、优雅的造型,好像使体操比赛失去了竞争的含义,而变得如此赏心悦目。

         “所有人都应该在比赛时听到霍尔金娜的名字抖一抖,要不我干吗不断地回到赛场上?”霍尔金娜宣称。她似乎拒人于千里之外,眼中充满了冰一样的坚定,“冰美人”的绰号也由此而来。她笑着说:“那是在赛场上。我知道我在中国被称为‘冰雪皇后’,但生活中我其实是一个很爱笑的人。”霍尔金娜说,她的体操秘密就是技巧和她的双腿。她从来不怕挑战高难度动作,甚至把它当做一种乐趣。成绩证明了这一点——霍尔金娜是迄今唯一一个在所有体操项目上都有以自己名字命名动作的女子选手。皮尔金说,最初很多人质疑她这样的高个子会不会挂在高低杠上,而她恰恰在这上面找到了感觉——在长达10年的时间里,霍尔金娜几乎垄断了这一技巧性项目的世界霸主地位,除非她自己失误,别人休想从她手中夺走这块金牌。

         1996年,17岁的霍尔金娜取得了她人生中里程碑式的胜利——亚特兰大奥运会冠军。她回忆说:“在高低杠比赛的前一天,我决定加入一些新动作,这很冒险,但如果成功了,我就能赢得胜利。我决定那么做。第二天,我出色地完成了所有的动作,我成了奥运冠军。尽管美国观众不断地尖叫、跺脚,但我没有让他们得逞。走上赛场的那一刻,我觉得地板都被他们跺得好像在震动。”

         但是对于一个女子体操运动员来说,17岁,往往被视做要退场的尴尬年纪。回想那段时光,霍尔金娜说:“当时感觉我好像已经赢得了一切,而我那一代的女孩子已经退役了,我重新面对一些没有任何经验的小孩子。”她离开体操一个月之后,又重新回到练习场。她说:“我想做一个榜样,我明白我还没有完全释放我的能量。放弃是荒唐的,就像一棵树苗才刚刚长到齐腰高,可以枝繁叶茂,还应该开花结果。”重新回归的霍尔金娜势不可挡,她在1997年获得了世锦赛个人全能冠军,这让她夺得奥运会个人全能冠军的希望之火越燃越旺。

         2000年的悉尼奥运会,她正处于体操生涯最好的年纪,也是离她的梦想距离最近的一次。预赛也显示了这一点,她的个人全能成绩遥遥领先。然而在跳马比赛中,她落地时摔倒在地,失去了几乎到手的全能金牌。她在妹妹的怀里忍不住流泪。“膝盖着地后,我感到的是钻心的痛,我当时的感觉是将要失去一切。”事后调查发现,当时工作人员错误地将跳马降低了5厘米。她很愤怒,想起诉裁判,但苦于得不到任何法律上的支持而作罢。“这样的问题是不会有答案的,它永远是个问号。”她只能调整情绪,在其后进行的高低杠比赛中,捍卫了冠军荣誉。霍尔金娜说:“1996年亚特兰大奥运会是我的梦想开始实现的时候,我沉浸在幸福之中,一种绝对的幸福。而2000年在悉尼则是另一种胜利,一种战胜自我的胜利,一种心理上的胜利。”

                                                                    Goodbye my love,Goodbye

         “世界倒塌了。我松开了手指,仿佛失重了一样,慢慢地、慢慢地往下滑。好像周围所有的东西都消失融化了,我感觉不到时间。早已没有战斗的狂热,没有翻腾的感情,只剩下模糊的观众的面容和耳中不断回响着的宁静。完成了体操,我平静地离开了体操台。没有歇斯底里,没有泪水,唯有奥运冠军的尊严。”

         这是2004年8月21日,发生在雅典奥运会高低杠决赛场上的一幕。这届奥运会是25岁的霍尔金娜的谢幕演出。“高龄”参赛的霍尔金娜有两个目标:成为女子全能项目有史以来第一位年龄超过20岁的奥运会冠军,成为历史上首位在同一个项目连续3届夺下奥运会金牌的体操选手。这是众望所归。霍尔金娜一上场,奥林匹克体育中心的观众席上就响起有规律的击掌声。她平静地上杠、越杠、腾跃、跳转……但突然,她脱手从杠上掉了下来。她难以置信地盯着自己的王国、自己所钟爱的高低杠,几秒后才机械地上杠完成了动作。

         霍尔金娜解释说:“我已经饱受了悉尼带给我的冲击,所有这些幕后的把戏、暗流、政治性的下流勾当和不公正,在最后这几年被我一一经历。我已经疲倦了角斗士的生活,残酷的恺撒一次接一次地给我安排可怕的、不可战胜的考验。雅典也是如此,我没有被给予足够的时间准备,没有足够的时间给器材上粉,绿灯提前点亮了,警告我应该上杠了。按照规则,如果你在30秒内没有上杠的话就得零分,于是我被迫结束准备开始起跳。但这种运动却不容仓促,一个不准确的动作,你就残废了。拯救我的只有内在的沉着和一贯的谨慎。我集中精力完成了一半的动作,开始了我的招牌空翻。就在这时,我突然感觉到,高低杠上一些东西抓不住。在那一瞬间我意识到,我会掉下来成为终身残废,成为一个没人要、被所有人遗忘的人,即使过去曾在世界上风光一时。不,接下来我马上意识到,我不能允许自己拥有这种奢侈。我松了手,缓缓落下。”

         一代“体操女皇”留下了美丽而孤独的背影。是的,人们期待着霍尔金娜完美的告别,然而,这种无可挽回的遺憾也让这告别成为永恒。赛场上回荡着她精心挑选的背景音乐,充满了离愁别绪。霍尔金娜个人全能的最后一项是自由体操,她选择了《再见,雅典》。她向观众做了一个轻抚琴弦的动作,然后翩然起舞,仿佛在演绎一幕悲怆的天鹅之舞。结束时,霍尔金娜带笑仰身斜倚在地毯上。掌声如海啸般在体操馆内汹涌,NBC的现场解说只说了一句,“她爱观众”。女子体操团体决赛时,霍尔金娜則在自由體操比賽中選擇了改編自希臘的名曲Goodbye My Love,Goodbye:“风儿在轻唱一首古老而忧伤的歌,它知道今天我要与你离别;启程的时刻,请不要哭泣,那会令我心碎……再见我爱,再见。只要你记着我,我就永远不会离你太远。再见我爱,再见。我会一如既往地真诚,请在梦里拥抱我,直到我回到你身边。夜空的繁星会照亮我的旅程,我要在每个孤独的夜轻声祈祷,祈祷它们引领我回到你身边。”

         霍尔金娜退役后仍未远离体操,她还在担任俄罗斯体操协会副主席,以另一种方式来影响俄罗斯乃至世界体操界。

         “体操是我的生命。”霍尔金娜说,“我为体操付出了许多,但体操也同样给了我回报。无论如何,我总有离开的一天,就像我最初加入这项运动一样。许多年以后,我希望大家依然能够记得我——霍尔金娜,那个曾经为体操运动带来荣耀的女孩。”

                                                               ——《三聯生活周刊》2008年第23期






  评论这张
 
阅读(4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